旧时书。

“我与梅花两白头。”


春雨夜来,余寒未消,雨丝落到窗前的叶面上,潮气却叫夜风推进屋子。

严三白眉头一拧,睁开了眼。客栈的被褥单薄,抵不住,早给寒气渗了个透彻,激得身上发疼起来。粗略一算已经是年前的伤了,为此他不得不依着师姐的禁酒令,年关的热闹酒没赶上,只到上元才贪得一口烫酒。刚入门的师弟缠上来要听江湖趣事,他含着那口酒,一丝丝往下咽,想武当的年是怎么过的。

雨落成稀疏的帘子,床榻的一角浸在月色里,严三白撑着坐起来,寒气直往敞开的领口里钻,他们分别的时候雪下得大了。林晏扶着他跌跌撞撞地走,肩头几番硌着他,严三白昏了头,冷热来回滚着,一面想着能说的词,一面给他扯得狼狈,天也是苍白的,满目的雪像是天掉了色。眼前灰一块...

2018-10-30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我希望您爱我是出于您的选择,而不是出于一系列的偶然,或者所谓的命中注定。只有当一切外部叙事都被排除时,我才终于会觉得,自己的确是被爱着的。

2018-09-14

© 旧时书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